切换到宽版
  • 6749阅读
  • 0回复

何氏宗亲雷锋事迹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phoebe_saki
 

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   发表于: 2012-11-13
践行雷锋精神引发的思考


     何云春,北京何氏宗亲会顾问。何顾问今年59岁了,军人出身,参加过南边的战事;19岁入党,多次立功受奖。虽早已转到地方,但固有的军人气质不减当年。

       2012826晚上10点左右,何顾问在家附近散步时,发现附近酒店外面有两个年轻醉汉将一位过路老人摁倒在地,拳脚相加。路过此地的人相继漠然绕行离开。相距约10远的何顾问猛喝一声,阻止了醉汉行为。老人趁机从地上翻身起来,挣脱醉汉后,捂着头部的伤痛就迅速离开了现场。何顾问觉得纳闷:这位老人遭到如此暴打,居然不吭一声,忍痛离去?何顾问为了弄清老人头部伤情,待两醉汉离开事发现场后,走近查看地上是否留有血迹,此时竟意外发现地上有一块表带已经断裂的进口手表(此表已交当地派出所,因伤未查找到失主,故不宜透露品牌)。何顾问第一感觉此表是老人遗失,但老人已跑无踪影。他捡起来欲问那两名年轻醉汉,但这时两名醉汉已到酒店停车场,正准备围攻另一客人,眼看就要大打出手。何顾问又是一声大吼,愿意是想把他们引过来询问丢表事情,如证明是他二人之物,即归还原主。但事与愿违,那两名醉汉即放弃正在围攻的客人,将醉拳直朝顾问头部发泄过来。顿时,何顾问右眉骨受伤,流血不止。

    途经此地的出租车司机见状,迅即停下车来:“老哥,你负伤了,快上车!”那位客人也立即赶来:“老哥,是你替我惨遭这一拳,谢谢你了。”何顾问说:“这会儿就不要说谢不谢了,赶紧报警。”“先送医院要紧,你现在满脸都是血了!”说罢便一同上车,将顾问送至就近医院后悄然离去。到医院后,何顾问首先报警;经大夫把伤口处理后,即去当地派出所移交了拾到的手表,同时向值班民警做了事发过程的详细笔录,并希望警察捉住醉汉及联系受伤害的老人,将手表送还给真正遗失的主人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何顾问的行为时一件善举、义举,可是何顾问的夫人却责怪他多管闲事。当时在场亲友也都认可何夫人的观点,竭力相劝何顾问今后再遇类似事件,一定不要感情冲动,首先要考虑自己的年纪,尽量绕到离开,千万不要在管这类事了。

    何顾问并没有被他们的劝说打动,而是轻松地摸了摸眼角的纱布,笑嘻嘻地说道:“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,大家都不管,这个社会还成啥体统?假如遭到的是你们在座的某位或某位的亲戚朋友,旁观的人都绕道离开了,那将是一个什么后果?假若那天晚上真的出现严重后果,那位老人或那位年轻人被打成重伤、或不幸身亡,事发现场所有路过的人心里都将受到谴责。你们现在都指责我多管闲事,这人命关天的事,怎么就是闲事呢?应该是我们每个公民都管的大事才对!一个爷们碰到这事连吼一声的勇气都没有,还要绕道走,那还算个男人么?今后,我再碰到这种事,不仅不会绕道走,还要继续吼下去、管下去!我没有其他目的,就是尽一个人的本能,践行一下雷锋精神,再说了,即将召开党的十八大,和谐的社会环境、稳定的治安秩序比啥都重要。”

    可他们的指责也不无道理:如果两名醉汉的醉拳打在何顾问的要害部位,如果没有好心的出租车司机和路人及时相救,失去控制的醉汉还将继续行凶下去,势单力薄的何顾问就有可能落下终身残疾或不幸献身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假如这种情况真的发生,对何顾问来说他的这两声“吼”,就真的有些不值了,那他的行为也就显得毫无意义了。但是,人也不能顾及这些“假如”就毫不作为吧。他的事迹被《中国雷锋报》的总编何潮海宗亲了解后,特邀请他出席召开的全国学雷锋先进代表大会。会后他更加坚定了自己当时的举动是正确的,并表示今后遇到类似这样的事情,他还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。

    目前,事发地北京某派出所正在彻查此事,希望当日受伤害的那位老人和那位年轻人站出来,密切配合干警查清此事,何顾问及家人也希望能见到好心司机,当面说声谢谢!

    何顾问践行雷锋精神这件事看去十分平淡,却折射出人们复杂的心态:何顾问正直刚强的独自面对;出租车师傅与青年男子助人后的悄然离去;醉汉大打出手后受伤老人的忍屈而逃;人们路经事发地时的漠然绕到离开;公安人员对此事态的无奈处置及何顾问亲朋好友的  善意责怪等等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应该引起一些什么思考?当今开展学雷锋、践行和弘扬雷锋精神着实不易。见死不救,少管闲事是当下人们的普遍价值观。这一现象如长此下去,中华民族团结友爱、正直善良、扶危救困、见义勇为的优良传统将会慢慢消失。这也是新时期如何学雷锋,弘扬雷锋精神必须逾越的一个障碍。




北京何氏宗亲会秘书处&雷锋报社记者小高
2012年11月12日


  

个人资料

何云春 (1953321— ) 笔名河川。男,汉族。出生于四川省西充县,籍贯四川。中共 党员。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工商管理系。1971年入伍,曾任解放军某部战士、干部,《中国环境报》记者。现供职于某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。中国环境文学促进会委员,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会员。1981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,1994年加入北京作家协会。著有中篇小说《安置》,短篇小说《心狱》《界碑》《穿山甲出差记》《上班前的奏鸣曲》《米老汉的婚事》,散文《妻、女儿、新潮》《童心的魅力》《抹不去的阴影》,报告文学《嘉陵江作证》《献给你香醇的美酒》,诗歌《战士情愫》《水仙咏》《太平湖小吟》《江边有条小渔船》《中国税务之歌》,电影文学剧本《飞翔的箭》《雕塑大地的人》《成就大汉的人》《税官的故事》(拍摄中),话剧剧本《花丛中的婚礼》,电视剧本《尘雾》,电视片脚本《时代的选择》《共和国技师制》《大举措》,文学评论《真诚的诉说》。编著《红诗精选》集(又再版),作品《嘉陵江作证》获原石油工业部主办的胜利杯报告文学征文奖,《童心的魅力》获《北京日报》专栏奖。

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,再选择上传
 
上一个 下一个